盐城亭湖区渺渡心理咨询工作室

咨询热线:0515-83097869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15366587869

Yancheng Tinghu District miaodu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studio
实用指南
PRACTICAL GUIDELINES
心理治疗的有效因素
来源: | 作者:ycmiaodu | 发布时间: 2019-07-21 | 40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心理治疗中的有效因素,四个维度来考量。

一、治疗中的因素

1.40% 个案的变数和治疗外的因素

2.30% 治疗关系

3.15% 双方的期待和安慰剂效应

4.15% 治疗的模式和技术

其中,前三项是治疗中的共同因素模式(Common factors model)也就是非特异因素占了85%,剩下的15%归因于治疗模式和技术。这是蛮有意思的一个结论,我们在治疗中所秉持的不同学派只占了15%。

二、个案的因素

包括,个案的态度因素

1.个案的动力和介入程度

个案的主动参与可以决定20%的疗效。好的治疗需要个案有内在和主动的治疗动机,但这对个案来说是蛮高的要求;如果治疗中有阻抗,治疗就会变的困难。

2.对治疗的期待,占15%

尽管正向的过高期待会影响治疗结果,但积极的鼓励并建立信心还是需要的。

3.对治疗过程的期待

个案知道自己的治疗是怎样的,是如何进行的,自己的角色是什么,这些会对治疗有很大的帮助。

4.个案的偏好和预期

当个案所相信的和治疗师信奉的有冲突就需要讨论了,如果还是有差异,就要考虑转介了。

个案的心理功能

1.人格的违常:

不同人格障碍的预后是不同的,参见DSM5

2.依恋和人际关系模式

因为有不安全依恋才会来治疗,安全依恋的个案自身也是有困难才会来的。Mary Main的AAI成人依恋访谈量表。

3.期望尽快的好转

希望尽快的好转,自然会对治疗失望,治疗师需要多鼓励之

4.心理的悟性

Psychological mindedness 悟性,如何提高个案的悟性?

5.阶段变化模型

前预期阶段(precontemplation)

预期阶段(contemplation)

准备阶段(preparation)

行动阶段(action)

维持阶段(maintenance)

终极阶段(termination)

6.社会支持程度

可信赖的资源和社会支持

个案因素中,性别、性取向、年龄和种族在治疗上无差别,而社会的经济能力和工作的因素对治疗的影响是蛮大的,失业者的治疗结果会很差。

三、治疗师的因素

治疗者对治疗的影响只能解释9%的疗效

1.治疗者本身的心理功能狀況

治疗师健康一些对治疗有帮助,治疗师可以是不太健康的,被训练的治疗师,需要有些个人的情况,并且有耐受能力。

2.治疗者自己的治疗

4成治疗师接受个人体验。瑞典的一个data表明,做体验做的越久的治疗师,个案做的越差。治疗师在工作的时候,基于自己问题的付诸行动对个案的影响是如何的,相关么,需要验证之。

3.治疗者的個性

随和和随遇而安的治疗师是好的,教条和控制的治疗师是不乖的。

4.治疗者的信仰和价值观

有效的治疗的治疗者的生活,通常不是很安逸的。他们喜欢知性intellectual的生活,比如小编咱 :(

剩下的钱慢慢还哈

治疗师的性别对治疗结果的影响没有差别;年龄差距在10岁以上,效果就不好;在治疗者的专业特质中:1)督导:在于改善治疗师和个案的关系是。2)专业的经验:老手有更多的疗愈性介入。

四、治疗关系的因素

治疗关系可以解释30%的疗效

治疗互动的质地

1.治疗联盟

治疗联盟的要义是:治疗者跟个案对治疗目的、治疗中的任务有共识,同时他们的链接是正向的、接纳的。

2.治疗目标的共识和合作

治疗师的人际技巧

1.同理心

2.无条件的积极肯定

个案会珍视治疗师的鼓励,多陪他走一段,就是一个承诺,拓展了治疗的空间。治疗师在框架内做些弹性的调整,对治疗是有贡献的。

3.治疗师的一致性

罗杰斯的一致性属于"有希望和可能有效"的因素。

治疗者的临床技巧

1.如何处理反移情

处理反移情也是"有希望和可能有效"的因素。要义是控制焦虑、守护自己本身的自我整合、根据成长史和预后理解个案的动力。

2.治疗者的自我表露

要小心,不要太多,毕竟每个人关心的是自己。表露要基于个案的需求。

3.反馈技术

也是"有希望和可能有效"的因素。回馈前要确定关系是牢固的,6次共情一次面质。

4.修复治疗联盟的裂痕

分为对抗的干扰和退行的干扰

要注意个案的反馈和关系的改变,对裂痕的讨论,不要用移情解释。治疗联盟中的高-低-高的形态是好的。

5.对移情的解释

也是"有希望和可能有效"的因素。少说为妙,要说也要在治疗联盟相当牢固的时候。

本文编译自张凯理老师《自体心理学讲台》中的《論心理治療研究》